茼蒿

?找回密码
?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1234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楼主: sekiraku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置顶:黄昏之岸晓之天FROM第二章3

[复制链接]
31#
?楼主| 发表于 2005-6-6 18:49:11 | 只看该作者
2
阳子来到太师的宅邸,一进庭院,便看到李斋正在桂桂的搀扶下练习走路。在桂桂的帮助下,她那衰弱无力的双脚也终于可以下地行走了。昨天还勉强骑上了飞燕,这让李斋稍稍安心了些。
“——阳子!”桂桂一见阳子过来,便笑着招呼道,“你看,她已经可以走得很好了!”
“是啊,不会太勉强吗?”
“没问题的。”
阳子点点头,并告知李斋有客来访。李斋向阳子背后看去,只见她身后站着一位装束与众不同的人物。李斋觉得他的容貌有几分似曾相识。
“桂桂,你先下去吧。”阳子说。
桂桂率真地点点头说:“那我去照顾飞燕了。昨天才向李斋学了给它擦身体的方法呢。”
“是吗。”阳子笑着目送桂桂离开,转身对李斋说:“这里有位从笵国来的客人,说想见你。”
说完,阳子将李斋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。李斋满心感激地由阳子搀扶着回到了厅堂之中,途中她还一直在想这位从笵国来的客人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呢。
进了屋,李斋请来客入座。那人坐下说道:“您的身体好像恢复得不错呢。”
李斋施了一礼,说道:“还好……请问您是……?”
“我从笵国来,有样东西想给你看。”
他说着,从绣着精致的黑花纹的铁色麻料单衫的怀中取出一个小布包,放在桌子上打开。那是一条腰带的断片。皮制的腰带上,镶嵌着熏制的闪着银黑色光芒的带饰。腰带两端镶嵌的金属上,雕刻的是制作极其精良的奔马图样。更绝的是,这奔马的长度仅为张开的两指间的距离。腰带被从当中切断,并且端面的皮革上还沾染着暗红色的痕迹。
李斋一见此物,不由惊得站了起来,瞬时身体失去平衡,差点跌倒在地。
“……这是……?”
“李斋?”
“听说你是瑞州师的将军,那么你可曾见过此物?”
“我见过!”李斋高声答道,“这是在哪儿……?”
“在笵国。似乎是混在从戴运送来的玉石中。”
“从戴送去的……”
“这是……?”扶着李斋的阳子不禁问道。
“这是主上之物,绝不会错。这是——”李斋停住了,她忽然想起了什么。这位未报姓名的客人她曾见过,对,确实见过,不是在别处,正是在骁宗的即位大典上。
李斋松开阳子的手,当场跪倒在地。
“听闻此乃主上的即位大典上您送来的贺礼。”
“是的。”泛王点点头,说:“我本无意惊扰你,还是被你认出了吗……好了,请起身坐好吧,这样对身体不好。”
泛王说完,看了看一脸惊愕的阳子,说:“笵与戴的国交古已有之,不过,我不喜欢戴的先王。”
“……哦?”
“因为他的品位太低了。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对那种喜欢穿披金戴银的盔甲的人有好感的。”说着泛王作出一副打从心眼里厌恶的表情。“不过,骁宗还算不错。他的即位大典时我去拜访过。虽是粗莽的武人,品位似乎倒不算差。而且泰麒很可爱,那钢色的鬃毛我很是喜欢。”
“……啊……”阳子眨了眨眼。
泛王笑着说:“说是有邦交也只是像这样的一面之缘而已。这也全是因为笵非但没有玉泉,连出产玉石的山脉也没有。但论起金银加工业来,我们笵国应无愧为十二国之最。而加工业的原料——玉石都是从戴国进口的。在某批货物中发现了这东西。”
说着,他拿起那条腰带,说:“请看,奔马的鬃毛一根根都清晰可见。这是我为了庆祝泰王即位大典,从冬官中挑选技术最高超的工匠精制成的。肯定是贺礼之一。且不论刀工的精细程度,单看这银被熏制得如此精美,拥有这样技术的人,除了笵的冬官又有谁呢?有人在从戴运来的货物中发现了这东西,便交给冬官,再由冬官呈到了我手上。”
一直跪着的李斋抬头仰视泛王,问道:“这是……这是从哪里来的货物?”
“文州。是混在从文州的琳宇运来的砾石中的。听说当时琳宇出产砾石的矿山只剩一座了?”
“嗯,是这样的。”李斋答道。
泛王对李斋点点头,看向阳子,说:“戴国的优质玉是从玉泉出产的。山中有水脉流出,将种子浸在水中,种子就会自然生长。水脉流经的地方会形成卷着沙砾的带状玉质层,将其开掘出来可用作装饰石的原料。不过挖掘者不会特意从中拣出玉的部分,从山中挖出来的未经加工的砾石,是名副其实的玉石混淆的状态。从中拣出石头的部分,并把好的地方割下是工匠的工作。工匠按钧收购山里的石头,这腰带就是混在这样的货物中的。”
“竟连这种东西也……”
“是啊。文州虽是玉的产地。但听说由于没有其他的产物,玉都被采掘光了。仅有的一点好玉全落入了骄王手中,送到笵的只剩些砾石,而且还年年递减。尤其是最近几年,连砾石都没有了。货物的来往已经彻底断绝了。戴曾派了个可疑的敕使来通报说泰王已故,两年之后的一批货物里,我们发现了这条腰带。之后两国的货物往来就停了。只差一点这腰带就收不到了,可以说赶得正好吧。”
“……被割断了啊……”阳子说。
泛王点点头:“冬官们一致认为这是被利刃切割的痕迹。除了表面之外,腰带的里面也渗有血迹……就是这样。”
“有人砍伤了泰王……”
“而且是从背后下手的。我料想肯定发生了不妙的变故,便马上跟戴联络,但凰没有回音,戴的国府也没有任何回应。直到这次雁派人来联络,我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。”
“这东西……”泛王将腰带重新包好,“就交给你吧。虽然被割断了,但听说泰王尚在人世我也就放心了。它能重回我手中也是一种缘分。这或许是泰王有意告诉我们他的所在呢?”
“是啊。”李斋点点头,接过了包裹。
“你们戴国的人民和泰王还由这奇迹般的缘分紧紧连接在一起呢……千万别放弃啊。”
“感激不尽。”李斋说着,已经泣不成声。

我知道,速度太慢了,大家原谅我,但是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……
32#
发表于 2005-6-18 19:51:59 | 只看该作者
哈哈!又有新的了!楼主加油!嘿嘿!范国的那一对终于出现了~不过之前的文档丢了很可惜呀~(我运气真好,隔这么久没来就可以看到新的篇章~~~)
33#
?楼主| 发表于 2005-6-25 20:08:06 | 只看该作者
哈,最近又发生惨案,WPS出问题,新翻的一部分又丢了,汗……还好我把文章都发来这里,减小了损失,看来做好事还是有好报地。
最近考试期的说,所以……新的东东两三天后再发啦……(逃走中)
34#
发表于 2005-6-28 03:42:30 | 只看该作者
最初由 sekiraku 发表
[B]

……
泛王在位六百年。笵是仅次于南方的奏、北方的雁的大王朝。
……[/B]


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泛王在位是三百年,是笔误还是原版上就是这样呢?
35#
?楼主| 发表于 2005-7-3 18:43:38 | 只看该作者
呃,笔误,笔误,我错了……

3
李斋在卧室里将那条腰带端详了好久。
——依然连在一起。
的确是这样,李斋对自己说道。在那时候,琳宇附近的矿山仍可出产玉石的只有函养山。李斋记得这座传说中文州最古老的矿山玉泉已经完全枯竭,从那时开始就只能断断续续地开掘出一些三等以下的玉石而已了。
骁宗是在琳宇郊外的战斗中失去音讯的,而腰带是在函养山发现的。也就是说,骁宗是在函养山遭敌毒手的,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?——这点还不得而知,但至少只要李斋回到戴就可以追寻骁宗的足迹了。
李斋屏住呼吸,将手握紧。虽然诸国答应帮忙寻找泰麒,但即便是找不到,李斋也并非无计可施。
李斋正这样安慰自己的时候,忽听一个洪亮的声音:“李斋,桂桂呢?”
李斋回头一看,是虎啸。
“刚才景王来时吩咐周围人先下去,他说要去马厩……”
“这可怪了。我来时往马厩里看了一眼,没见着他呀。这孩子真是一会儿也呆不住。”
李斋微笑道:“真有活力啊。”
“那倒也是。”
“是个好孩子啊。”
“哈,是啊。”虎啸仿佛自己受了表扬一般,略带羞涩地笑了,“他也是苦孩子出身,所以很听话,不会耍性子什么的。”
“听说他现在没有亲人可依靠?”
“嗯,本来他就父母双亡,被寄养在里家。原来有个姐姐,又死了……”
“真可怜啊……”
“他大概很寂寞吧,却从来都忍着不说出来,小小年纪也算是个男子汉了。”
“真的很了不起。不过,虎啸,让桂桂大人帮忙干马厩里的活真的可以吗?他不是还要学习和做其他工作吗?而且,虽然飞燕性格温和,但也是骑兽的一种,万一出了什么意外……”
虎啸听了,苦笑一声,说:“不用管他叫什么‘大人’,按身份说他只是仆人而已。”
“没有加入仙籍吗?”
“他还小嘛。阳子说等他长大了,让他自己选择道路。……好奇怪啊,听你的语气,好像桂桂是太子似的。”
“……是吗?”李斋一直没有意识到,但回头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。“这么一说倒也是……怎么回事呢?”
“什么呀,你自己都没发觉吗?”
李斋点点头。这时,不知从何而来的一阵歌声飘入了李斋耳中。那明朗而澄澈,朝气蓬勃的女声——
“是祥琼在唱歌吧?似乎女史和女御都经常出入这里呢。”
“唔,是啊。说是经常出入好呢,还是该说她们就住在这里呢……”
李斋眨眨眼:“难道,其中哪位是虎啸的……?”
“才不是呢。”虎啸摆摆手,“她们只是寄住在这里而已,两个人先前也都与我毫不相干。”
“那两人也是……?”
被李斋这么一问,虎啸苦笑道:“是啊,也许你会觉得很奇怪吧。……我原本只是个跟官吏沾不上边的无赖汉而已。”
“听景王说你率义贼揭竿而起?”
“那算不了什么。当时有个很坏的大官,为了打倒他,我就把一群稍微有点骨气的家伙组织起来而已。要在平时,参加这种谋反活动一定会被当场通缉。而我的运气好,因为恰巧那群有骨气的人里有阳子在啊。”
“……景王也是义贼之一?”
虎啸笑着说:“这可是秘密呦。阳子是胎果,不是在这边出生的,这一点你——”
“已经听说了。”
“嗯,所以她不了解这边的情况。于是才来到市井之中,在远甫的家里寄住了下来,远甫当时是一所有名的义塾的先生。也就是说,阳子是出宫去学习的。后来就偶然地被卷入了我们所掀起的暴乱中。”
“……这样吗?”李斋似乎仍不甚明了,她半带疑惑地点了点头。
虎啸的视线垂了下来,说:“阳子登基时间还很短。虽然我觉得她一定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王,但还有很多人不那么想。本来庆一立女王就往往没什么好事儿,何况这女王又是胎果。好多理所当然的常识她也不知道,所以别人都对她报以怀疑的目光。现在官吏的清整正在进行当中,但还是有相当多的乱臣贼子存在着。特别是有些受到处分的人心怀怨恨,不知他们会对阳子做些什么。”
李斋惊讶地睁大了眼睛。虽说王朝之始都是困难重重的,但在她看来,阳子是个足以令人民欢欣鼓舞地接受的明君啊。
“甚至还有人说:趁没发生什么倒霉事,赶快把女王之流推翻算了。由于形势很危险,所以我们在路寝安排的官员都是一些知根知底的熟人。”
虎啸这么一说,李斋忽然明白了。怪不得她当初住在花殿时几乎看不到官吏的影子。虽说是正寝,课花殿周围十分冷清。负责照顾李斋的女御也只有叫铃的姑娘一人,再有就是名叫祥琼的女史经常出入而已。除此之外,李斋从未见过其他官吏。
“……我还以为那是你们对我有所戒备呢。”
“不是那么回事。现在路寝的人也还是很少的。我们不想把以前的那些官员安排在阳子身边,打算等找到了确实人品可靠又值得信赖的人,再慢慢加人手。”
李斋有些愕然,又转念一想这也许是很平常的事。正如景王所言,戴的假朝治理得非常好。而且,原本骄王也没将朝中弄得太过荒废。后来从他的重臣中涌现了骁宗这样的人才,他深得人心而被立为王。然而,这样的戴也发生了那样惨烈的变故。
“庆现在……还是很困难的啊……”
“再坚持一段就好了,我是这么想的。”
李斋点点头。庆的朝廷尚未稳固,自己却硬闯了进来。面对登基不久,正励精图治的景王,自己竟想唆使她犯下大罪。事到如今李斋才深深地意思到自己的抉择是多么重要。她差一点就铸成了无可挽回的大错。而她能够及时打消那可怕的念头,也不是她自己的功劳。
36#
?楼主| 发表于 2005-7-6 20:54:53 | 只看该作者
庆自己还背负着如山般的负担,本应没有余力再为戴的事劳心费神的。可庆年轻的王却在支撑着国土的双手中分给了李斋一块容身之所,还仿佛自己应尽的义务一般,告诉李斋她会尽力而为。
……这已经足够了,不能再向她要求更多了。
景王能答应帮忙寻找泰麒,就已经足够了。即使找不到,李斋这趟也没有白来。
“就因为这样”,虎啸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,“阳子身边的人很少。照顾她生活起居的人除了铃之外还有一个,也是我们原来的同伴——一个叫祥琼的女史,就只有她了。至于那些小官吏,都是我以前的同伴们,剩下的正由禁军的将军挑选一些可以绝对信赖的人来担任。正因为这样,我们一天到晚都呆在宫里,即使被赏赐了官邸也没时间去。
“所以就都住在这儿?”
“是啊。——对了,我有个弟弟。”
“亲弟弟?”
“是。他现在正在瑛州的少学读书,住在少学的宿舍里。”
“真是前途有望啊。”
“哪里。”虎啸开心地笑了,“以前总说想把他送进少学。可他真的一走,我倒觉得寂寞起来了。除了这个弟弟,我没有别的亲人。跟铃的关系倒是不错,但总不能叫她跟我这个光棍儿住一块儿吧。所以阳子就把远甫和桂桂托给我照顾了。”
“啊,所以你就住进了太师府?”
“就是这么回事。我寄住在这儿倒还说得过去,可总不能让太师住进大仆的官邸吧。况且远甫还得始终不离阳子左右,因为阳子对这边的政治情况不太明白,还需要多多学习。所以就赐了远甫这栋宅子,负责照顾远甫的我也就一起搬进来了。——就是这样。”
虎啸说着,不好意思地笑了:“就连我在这里也必须时时向人请教礼貌和规矩才行。不管怎么说我父亲还曾是郊外一间旅店的老板呢。还有桂桂,也必须学习很多东西。那孩子本来头脑就很好,所以照顾远甫的工作倒是得心应手。不过别的问题又来了:家里没有女人,家事忙不过来。结果,连铃跟祥琼都一起住了进来,就成了您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。”
“这样——很热闹啊。”
“一点没错。”虎啸笑了起来,“我觉得阳子在用人方面真有两下子。她心里一定明白自己的大仆虽然长了个大块头,内心却是个害怕寂寞的家伙。我这个人只要周围不挤满了人就没有心思干事情。何况又是在宫里头,以前连想都不敢想。要是让我一天到晚一个人呆在官邸里,我干不了几天就不干了。正因为有这么多人在身边,我才凑合着干到了现在呀。”
“现在连我也住了进来……”
“阳子说这里无拘无束挺不错的,就把你安排了进来,要是嫌乱的话就请你忍耐一下吧。还有,对于我们的无礼,也请你不要放在心上才好。”
“怎么会呢。”李斋笑道。看到景王把自己托付给了这么一群值得信赖的伙伴,李斋从心眼儿里感到高兴。
“景王……一定会成为一位明君的。”
“他国的将军也这么说,真让人高兴啊。嗯……我也希望那样。她跟我们不一样,不是干不好就可以甩手不干的,王和麒麟是没有其他道路可走的。”
的确,李斋点头称是。当一位好君主,然后继续下去,或是走上破亡之路,除了这两条路之外,王没有其他路可走。
“泰王也是位了不起的王吧?禁军里一个叫桓魋的家伙说的,他是我们的左将军。听他说泰王在登基前就很厉害,在军队里赫赫有名?”
“是啊……我也这么认为。”
“能平安回来就好了。泰王和泰台辅……先是台辅吧。”
李斋点点头。至少,能找到泰麒就好。如若不然,戴是无法获救的。
37#
?楼主| 发表于 2005-7-11 16:06:31 | 只看该作者
短暂的沉默被从外面传来的轻快的脚步声打破。原来是桂桂跑了进来。他手捧一束花出现在门口,花朵掩映下是他灿烂的笑颜。
“北面庭院里的芙蓉开花了哦。”他说道。
李斋看了看向前探出的一枝花,又看看桂桂。
“……桂桂大人今年多大了呢?”她问道。
“十一岁。”桂桂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。
“……是吗……是吗……”李斋眼中,桂桂那腼腆的笑容模糊了,那挂着微笑的面容浸润在泪水中,渐渐扭曲了。
“……李斋将军?”
那样的笑容已经见不到了。李斋伸出了手,她残存的左手中紧握的那只手,小小的,暖暖的,充满关切地紧紧回握她的手。
“……你……现在幸福吗?”
“我?……嗯,是的。”
“是吗……”
每次唤起李斋名字时,那无忧无虑的声音。见到李斋便不顾一切地飞跑过来,露出灿烂的笑脸。如果飞燕在旁边就一定会问“我可以摸摸它吗”……
“当时台辅也正是这个年纪啊……”
请保佑泰麒平安归来吧!——那时,李斋第一次发出了祈祷。
期望落空是很痛苦的一件事。越是发自内心的渴望,无法实现时的绝望就越深。祈祷就意味着有所期待,所以李斋之前从不敢祈祷。
连看到戴国人民悄悄地去祠庙祈福时,李斋也只是默默地注视着他们而已。即使在飞雪漫天的寒冷日子里,这些苦难的人们还是静穆地到祠庙去祈求。由于惧怕阿选的耳目,人们谁都不作声,无言地向祠庙走去,悄悄放置一束荆柏,感谢它带给人民的恩惠,同时祈求那赐予人民恩惠的人早日平安归来。
戴的人民只能做这些。李斋为他们感到悲哀,但自己却一次也没有到祠庙去过。因为她做不到。
在得知有人肯帮忙寻找泰麒后也是如此。比起找到泰麒的期待,万一找不到该怎么办的念头更让她恐惧。即使找到了,下一步又该怎么做?没有人能保证泰麒回来就能拯救那样荒废的国家。李斋也常想,泰麒的归来对于戴来说究竟意义何在呢?
……但,泰麒是光!
曾经,奔逃于各国之间的李斋托了层层关系,寄住在山间的一位隐者处。那位隐者对她说:“死心吧,主上不在这里。”
那里是戴国委州,骁宗出身的山间村落——呀岭。当时已化为了一片灰烬。李斋四处打听骁宗的下落,猜想或许他在自己的故乡藏身,于是就去了委州,可是她看到的只有被烟雾缭绕的呀岭的遗迹而已。
“比起这件事,你现在更需要休息。”
“休息什么的……”
“没有王的国家即将荒芜,这一点尽人皆知。但王并非已离开人世。究竟是因为没有王进行的郊祀国家才走向荒芜呢?还是王的存在本身就可以保护国家呢?”
李斋摇摇头: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“戴现在应该进入没有王的时代了。你找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能找出王的下落——就到此为止,算了吧。”
李斋睁大了眼睛:“您是叫我抛弃王,见死不救吗?”
老人摇摇头,困苦与憔悴交织的脸上显露出豁达的神情。“我认为应该先考虑你自己的幸福,不是吗?你自己也是应由王挽救的千百人民中的一员,这一点你明白吗?”
“我……”
“若说起戴国人民的幸福,其中也必须包括你自己的幸福,如果由你一个人痛苦地背负着一切,就意味着并非全体人民都幸福啊。”
李斋悄然点了点头。“即使这样,能拯救这个国家的,还是只有王……”
老人发出了一声哀怜的叹息,离去了,只留下他的外孙女。那少女也用忧郁的目光欲言又止地看着李斋。
“你……也认为为了王到处奔走是很愚蠢的吗?”
少女摇摇头。
“我不太懂。我不了解王的事情,对于政治也不太清楚。主上对我来说遥不可及,台辅也是高不可攀的。但那烟……”
“哎?”
“从门口往下看,可以看到委州的土地,那里正被烟雾笼罩着。”
“啊”,李斋点点头。阿选对于与骁宗有关的人,支持骁宗的人以及反抗他自己的人都不能容忍。稍不合他心意就把整个村子付之一炬,他把忤逆自己的一切连根拔起,从这地上驱赶出去。
“听说南边的国家是四季如春的,真的吗?听说奏不会下雪,河也没有结冰期,连冬天也有暖融融的阳光照耀,从云缝里可以看到蓝天……是吗?”
李斋点点头。虽然她到过的最南边的地方就是黄海,但至少那里也有耀眼的阳光照射,天空显得那么近,那么蔚蓝。
“在戴国,从初雪降下到雪化之日,究竟当中能有几个晴天呢?一定是屈指可数的,即使这样那烟还……”
李斋明白了少女的意思,不由得握紧了双手。
“那浓烟将仅有的晴天也遮蔽了,火焰烧灼了冰雪,将它们融化,再与瓦砾一起冰封起来。——我们这些人民是多么渴望春天的到来啊。以前总觉得王宫就是被浓云笼罩的戴的唯一的晴朗之所。现在就连那里的苍天都被遮住了。地面上的烟像浓云一样吞没了鸿基,这个国家里已经没有晴天了……”
少女抬起头看着李斋,眼中写满了忧伤,说道:“……鸿基就如同是一线青空,一点春阳,漫长冬日里决不会冰冻的一丝熙光。”
凛然说出这些话的少女,现在已经不在世上了。她早与祖父一起,因藏匿李斋的罪名被阿选杀害了。但那时,以及那之后,在少女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,放走李斋的时候,李斋从未忘记过少女的话。现在她又深深地确认了这一点。
——请救救主上,救救台辅吧!
38#
?楼主| 发表于 2005-7-21 15:53:47 | 只看该作者
4、
在范国主从到达两日后的这天,阳子在禁门前等来了像往常一样唐突飞至的青鸟。在云海之上,禁门的门殿前等待的阳子迎来了三位客人——尚隆、六太,还有一位金发的女子。
“听说泛王来了?”六太从驺虞上飞身跳下,问道。
阳子面带苦笑地拱手施礼。
“怪不得突然联络不上他们了呢。”六太说完,看向从白色骑兽上走下的女子,道:“这是廉台辅。”
阳子慌忙施礼。廉麟是一位十八岁左右的年轻女子,外表给人一种明朗的感觉。
“廉麟,这位是景王阳子,旁边是景麒。”六太介绍完,又问,“然后呢——范的那两个活宝在哪里?”
“我想……大概在房间里吧。”
阳子对此也只有苦笑的份了。本来,泛王和泛麟说在尧天已经订了舍馆,是阳子自己执意要挽留他们在金波宫住下的,但没想到这个客人是如此的难缠。起初,阳子将他们安置到专门接待来客用的掌客殿,但泛王却说品味太差而不愿入住。结果,他硬是自己挑了客殿园林中的淹久阁住下了。而且,还一会儿说这个壶难看,一会儿嫌那幅画碍眼,一会儿让换这个,一会儿又让换那个的。派去服侍他的掌客官员他统统不满意,说他们不够机灵,不会办事,坚持要换人。无计可施的阳子只好把祥琼派去,好在算是称了他的心意,但这回他又不肯放祥琼离开身边一步了。与泛王相对地,泛麟则一天到晚穿着那叫什么蛊蜕衫的范国宝重在宫里到处乱跑。还经常冷不丁地出现在正寝,说哪里哪里的官员虐待部下,这样很不好之类的话,说完又一溜烟地跑走了。一人肩负起服侍他们的重任的祥琼这样评价她说:“泛麟表面看上去是个天真的美少女,骨子里就是六太第二嘛!”
“……真不容易啊,要服侍那两个家伙。”六太小声说道。
阳子悄悄问道:“雁与范……?”
“虽然不情愿,但确实有国交。因为范是工巧之国嘛。”
“据说那里加工玉石金银的工艺是十二国首屈一指的?”
“这一点不得不承认啊……范最初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国家,无论想以何特色立国都好像站不住脚。后来那个家伙将范作为工匠之国重振起来。”
“通过制造美术品和工艺品吗?”
“只要是加工方面的,他们什么都做,从纸、布等原材料,到加工用的机器和工具都做。范做的工具精确度很高,即使是尺子和秤砣这样简单的物件,我们做的也跟他们做的有天壤之别。”
“哎……”
“我们比较擅长做大的东西——像街道啦,建筑啦,港口啦——这都需要范国工匠的协助。所以,要说交往嘛……也算是比较深的吧。”
六太说着叹了口气。阳子似乎能明白这声叹息的理由。
“怎么说呢……总之,在很多方面,泛王都很与众不同啊。”
“是吧?他可是尚隆的天敌呢!”六太说完回头看了一眼。
来了之后久一言不发,沉默地走在最后的尚隆是一脸的郁闷表情。
“那个……我好像能明白。”
两人正小声说着话,迎面突然碰上了从园林的小路穿出来的祥琼。她用脚使劲地踏着石阶,忿忿地向前走着。
“啊,祥琼——泛王呢?”阳子招呼道。
祥琼用充满杀气的目光盯着阳子:“在卧室里。我先告诉你,你现在去了也见不到他。”
“见不到?”
“我好不容易找去的衣服他却说跟簪钗不配套,不想换呢——看着吧,我一定要让他换上!”
“……好像很辛苦啊。”
“哼”,祥琼双手交叉,“我们已经做的够周到了,依我来看,这就足够了。他还说什么项链跟耳环不匹配之类的,我要去翻遍阳子的东西,说什么也要让他点头,看着吧。”
看祥琼的架势,似乎要跟谁干架似的。她说着说着突然注意到从阳子背后的小路上走来的人影,不由发出一声惊叹,脸顿时涨得通红,退到路边叩首。
“——真是太失敬了。”
“真辛苦啊。”六太的声音里夹着笑。“要伺候那家伙很难吧……泛麟也在吗?”
“是的,泛台辅也在。”
“是吗,我们有事要跟他们商量,让泛王快点从卧室里出来。”
“遵命。”祥琼深施一礼。
阳子一行面带苦笑地穿过回廊,来到了被怪石环绕的二层楼阁。由于泛王陛下对祥琼以外的官员都很讨厌,所以连个带路的人也没有。众人没办法只得唤了一声就擅自进去了。
一进屋,就看到泛麟正在长椅上小睡呢。——的确,阳子半带苦笑地想着:按照泛王的指示移动了家具,更换了挂轴之后,这屋子的品味似乎一下子提高到了让人不敢相信的程度。加之泛麟的睡姿,简直像一幅画。
“啊——阳子跟景麒!”泛麟从书籍中抬起头,然后站起身来,从长椅上跃下。
“六太也好久不见了呀!”
“呦!”
泛麟蹦蹦跳跳地走过来,从下往上端详尚隆的脸:“尚隆也好久不见,还是这副土里土气的样子啊!”
“吵死了。先别说这个,去把你的饲主叫出来!”
“那不太可能,主上还没换好衣服呢。”
尚隆的脸色已是阴云密布:“衣服什么样都无所谓吧。要是不满意就让他光着身子出来!”
“这倒像是格调无比低下的尚隆说的话啊。”甩下这句话,她的视线停留在廉麟身上。“哇!”她用可爱的声音发出了惊叹,接着优雅地施了一礼。“不知有客人在,失敬。”
“啊……这是廉台辅。”
“初次见面,我是泛麟。”
廉麟也微笑着打了招呼。
泛麟环视聚在屋里的众人,道:“大家都到齐了啊,是不是要开始寻找泰麒了?”
“没错。”尚隆一脸郁闷地说着,并示意让泛麟坐好,“有些人无视我们的邀请,不来雁国,一直处于消息不明的状态哪。”
“哎呀,所以你就来这里了?那太好了。我更喜欢庆啊,雁的官吏真的一点也不机灵,而且又吵吵闹闹的……”
“吵闹的是你!总之,我们已决定由雁、庆、范、涟四国去蓬莱寻找泰麒了。”
“——那昆仑呢?”
“由奏、恭、才负责。”
“真是一项大工程啊。”泛麟小声说完,侧着头问,“不过这样做可以吗?好像是前所未有的啊。”
“没问题”,六太答道,“我们只是去寻找泰麒的话是不会违反天理的。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茼蒿

GMT+8, 2019-11-2 05:58 AM体育彩票365首页 , Processed in 0.021451 second(s), 7 queries , eAccelerator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?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